top of page

從PrEP論戴套性愛之困難與內化的性病焦慮

所謂的PrEP,是透過在性愛前先行投藥,體內產生防護體。在沒有使用保險套因而有體液交換的性愛中,因為有藥物形成的防護體,即使HIV病毒進到體內,也無法生存,因此能有效地預防HIV病毒的感染。這跟過去我們習以為常的,以戴套作為防護手段的方式不太一樣。因此在PrEP問世的時候,在美國有所謂的PrEP slut的說法,大概跟台灣萌萌說PrEP是約炮丸的意思差不多,就是覺得某些人淫亂又不愛戴套要浪費公衛資源,乖乖戴套很難嗎之類的。


我想要說的是,乖乖戴套真的沒有想像中的容易。如果戴套真的這麼容易,HIV可能就不是一個這麼令人苦惱的問題。如果每個人都戴套才打砲,你跟我又是怎麼出現在這個世界上的呢?


戴套要面臨的困難其實很多


不戴套是非常吸引人的,肉與肉的接觸不僅在生理上可以帶來更大的性愉悅,在心理層面也讓許多人覺得更加有親密感。在另外一個層面來說,因為戴套已經成為某種教條,也時常會激發人的犯賤心理。當社會訂下了某些規範,人在犯規的時候就更有爽感。例如網路上有些性愛影片玩家,不愛直接拍無套影片,而是拍所謂的condom to bareback的影片。拿掉套子的那一瞬間,那個逾越社會規範的快感,對於許多人來講,才是令人興奮的時刻。要克制這些吸引人的元素,當一個乖乖戴套的好公民,真的很難。


有人會說上述的例子是精蟲衝腦,是不理智的行為。大家往往認為不戴套的人是為了追求一時的爽感,但就我的經驗來說,其實很多時候,不戴套的人不見得是為了追求爽感,而可能比較多的比例,是為了避免「不爽」的發生。


例如對於零號來說,保險套沒能服貼在陰莖時所形成的皺摺,在抽插時會讓零號一直被「刮到」,對零號來說其實是很痛的。即使保險套有乖乖服貼在一號的屌上,在抽插過程中,還是很容易讓零號產生異物感,讓零號覺得不舒服。而對有些一號來說,戴套也是一個惡夢。明明前戲的時候都硬梆梆,但在戴上套子之後,屌就開始軟掉不夠硬,然後搞半天就是插不進去。精蟲正在衝腦的時候,但是小老弟卻在戴上套子之後就不聽使喚。這種情況對於一號來講,一方面像是拿著披薩炸雞在減肥的人面前晃,看得到,吃不到,完全令人崩潰;另外一方面也有因為軟屌而被鄙視、嫌棄的焦慮。這兩種煎熬,使得有些一號能不戴套就不戴套。


吃PrEP無法百分之百預防HIV


事實上,就算是保險套也不敢宣稱有100%的防禦力,但我們願意相信保險套,卻質疑PrEP。「有戴有保庇」的觀念已經深入我們心中,而我們也深深相信無套就是將自己暴露在風險之中,我想我們對於PrEP的質疑,或多或少仍然來自於我們仍將無套與高風險行為劃上等號,我們還沒有辦法跳脫出這樣的框架,去設想一個不戴套的安全性行為會是什麼樣子。當然PrEP無法預防所有的性病,這容我在後面章節再談,我在這只想談一下無套與愛滋的陰影如何在我們的心中揮之不去的問題。


我個人認為PrEP的研究也還在發展中,而且PrEP的研究牽涉到一個重點 — 服藥順從性的問題。服藥順從性,用白話來講就是你有沒有乖乖吃藥。但牽涉到人的醫學研究,不可能真的把人關在一個24小時監控他的空間,監視他有沒有準時吃藥之後才打砲。沒有預防成功的那一成案例從哪來,或許並不見得是PrEP預防力不足的問題,當然這一切都只是我的推測,但在這個推測之下,我個人是認為,你有好好地服用PrEP作為預防的話,是不用太擔心那一成的感染風險的。


PrEP只能預防HIV,無法預防其他性病啊


在我教授口交技巧的課堂上,偶爾會有學員問我,口交需不需要戴保險套。我的回答通常是不用,起碼我自己不會戴,若是在沒有口爆的前提下,我認為感染HIV的風險可說是微乎其微。當我這樣回答的時候,我馬上就會接到第二個問題,那其他的性病呢?即使在沒有體液交換的情況下,還是有可能會感染菜花這種性病,怎麼辦?


在我的立場來說,我會覺得,感染了任何疾病,去看醫生把它治好就好了,無須過度恐慌。雖然疾病的預防是很重要,但當疾病可以被治癒的時候,我們在生活中對於疾病預防的考量會有些不同。我們不會因為害怕被人家傳染感冒病毒就不去公眾場合,不會因為害怕感冒病毒了就一天到晚戴著口罩,不會因為吃壞肚子就從此將路邊攤設為拒絕往來戶。我們不會想到唾液有各種可以被傳染的病毒跟細菌而不跟好友喝同一杯飲料,不跟親密伴侶喇舌。


事實上,感冒、拉肚子真要嚴重起來,也夠大家難受的了,但除了愛滋發病的各種併發症之外,性病能帶給我們的苦痛,對我們身體造成的傷害,認真想想也不會比感冒、拉肚子來得糟。長了陰蝨不過就是會癢,把毛剃光就行了;得了梅毒,打兩針盤尼西林也可以治癒。在我們口口聲聲說這些疾病很可怕的時候,我們真的有仔細瞭解過這些性病嗎?還是僅僅是因為它們是透過性行為傳染的疾病,所以就變得格外可怕嚇人了呢?寫到這裡,我不禁想問一句,在多數性病都可以被治癒的當代社會,我們是否瞭解我們對於性病的恐懼,到底是在怕什麼呢?


回到PrEP議題。在網路上,看到有一些人詢問PrEP的資訊時,常常可以看到有人在下面「好意」提醒他,PrEP不能預防所有的性病。甚至有網路插畫家,針對PrEP畫了諷刺漫畫,諷刺PrEP使用者預防了HIV,卻感染了各種性病。當時掀起了一波論戰,有人認為這個漫畫阻礙了PrEP的推廣,但畫家本人卻認為自己只是呈現事實,並沒有什麼不對之處。就我個人來看,支持PrEP的一方在這場論戰沒能成功說服對方的原因在於,他們不敢說,吃了PrEP,得了其他性病又如何。


我並不是想說疾病的預防一點都不重要,但對我來說,疾病防治也從來不該成為教條。在人的生命中,我們總是在各種有限的條件下進行選擇,而選擇往往需要付出成本,我們該思考的是,我們是否能承擔這些成本。當我們選擇跟朋友喝同一杯飲料的時候,我們必須承擔可能感冒的風險;當我們選擇了吃某些沒有那麼衛生的食物的時候,我們必須承擔可能吃壞肚子的風險;當我們選擇每天一杯珍奶的時候,我們必須承擔肥胖跟糖尿病的風險。這篇文章的結尾想要傳達的是,若你是一個能使用保險套的人,保險套是一個經濟實惠又可以抵擋各種性病的選擇;但若你是一個受到各種內在外在因素,而無法使用保險套的人,PrEP也許是一個相對理想的選擇,雖然它無法防護你不受其他性傳染病的侵襲,但這些能治癒的性傳染病,也許並沒有像你想像的這麼可怕,這麼無法承擔。


當然,目前PrEP的藥費是一個問題,在沒有補助的情況下想要在台灣買到PrEP,一顆得要400元台幣。若照現在最經濟的on demand吃法(前二後二,做愛前兩小時吃兩顆,事後每24小時各吃一顆),打一場不戴套的砲也得要1600元,價格不斐。因此目前有人正在推廣讓政府補助PrEP藥費的政策[1][2]。也有些人透過其他的管道,購買便宜的PrEP[3][4][5]。如果你也認同PrEP作為有效降低HIV感染率的一種方式,請一起持續關注台灣的預防性投藥政策。如果你曾想過要使用PrEP,卻擔心其他性病的問題而裹足不前的話,希望這篇文章,能稍微解決你的焦慮。



註腳


0 次查看0 則留言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如何在口交時輕鬆製造情色氛圍

淫蕩不一定要用演的 講到創造情慾氛圍,很多人可能就會想到,自己是不是要變得跟色情片主角一樣?在我看來,效仿色情片主角或情節,來創造情慾氛圍,有時候可能會適得其反。 一來,一般人跟專業色情片演員不同,專業的色情片演員已經在大量的拍攝中,一次又一次地演練這些情節,「演出」對於他們來說已經是一項熟悉不已的工作;然而對於多數普羅大眾來說,平時進行這麼專業演出的機會可能並不多,而不專業的演出,則會增加「穿幫

闖紅燈前請三思:經期性行為的衛教知識

經血也是血,而血是非常好的細菌培養皿 相信不少人在遭遇「碧血洗銀槍」的情況的時候,只覺得血沾黏到陽具上的情況以及經血的氣味令人感到噁心,然而經血的氣味之所以會令人作嘔,正是因為經血當中也夾帶著大量的細菌,而細菌發酵後產生出不良氣味。 但請先別只顧著噁心不噁心這件事情。在進行陰道抽插的時候,女方的陰道時常會因為各種因素產生微小的撕裂傷。這些微小的撕裂傷在性愛的過程中可能不會輕易被發現,但卻是細菌可以

高顏值「男性向」AV男優介紹

講到高顏值AV男優,有些人會想到「女性向」(for女性量身打造)成人影片製作公司「Silk Labo」底下的幾個著名男優,如鈴木一徹、月野帶人等。然而,某次跟朋友的對話中,我才發現,並不是所有女生都喜歡「女性向」色情影片,不喜歡的原因主要是覺得,劇情太過冗長、純愛系的做愛場景不夠刺激等等。因此,本篇文章要來為大家介紹幾位,高顏值、不猥瑣的「男性向」AV男優給各位女性朋友,請各位趕快上車囉! 1.

Comments


bottom of page